logo
當前位置:首 頁 > 清音雅韻 >古典民樂 > 查看文章

莫道飛雨戀人間,醉里江南看流煙 作者: 白衣清塵

燈火闌珊,我思忖前塵無數,捻酒飲醉,喚起古語千端。雨落半夏,唯負佳期難顧,夢魘處,冷月霜華的玉人用泛涼的指尖點染微墨,側著身,寫下札札尚未曾寄出的水墨留白。

紅塵中,人人懷抱著自己的過往,心中掩埋著自己的前塵記憶,不與人說,也不讓人了解,夜夜枕著清霜入眠,相思點點,淚落青衫,你是否在尋找?那如桃花般的女子?

你眉間濃重的山川筆墨不著痕跡掩去的桃花顏色,你曾經引以為傲的盛世紅妝,收斂在了蜿蜒的心底。如今,在風水流轉之后,我于是能眉目清秀的對你說:“此情此景,恰若韜光養晦,讓人心動不已,你且須欣賞大好光景,難啟齒的都可作罷。”

某年某月某日,有一白衣少年,打馬走過江南。衣角拂過楊柳梢,沾染了依依情。自此,紅塵的煙月悄然升華,開始演繹江湖的絕世風華。

一曲簫音,洞徹古今,徘徊在幽幽小巷。凄凄切切復錚錚。誰懂,三尺青峰龍吟劍,一嘯震天。舞若游龍,翩若驚鴻。誰憐,年少的意氣,錯失了千里姻緣。江湖心,終被打磨成念珠的圓潤。毫無棱角。

生于某某年,卒于某某年,人的一生就這樣倉促而就,縱使瀲滟水光,五光十色,總有一天會黯然謝場,墓碑上的墨跡是如此薄涼。朝來暮至,結局早已寫好,改變的只是命途的長短,結束的時間。該何去何從呢。伊人不在,壯志憊酬。廟堂居遠,江湖已倦。

在亙長的命運面前,一頁頁的故事不過是一寸寸的塵土,誰的辛酸孤苦,誰的閑言碎語,誰的微光安度,都只是沉睡的眠香,在顛沛流離的路上耗盡了一生的波瀾壯闊。

更迭的高潮故事總是催著人不斷向前,沒有誰甘心留下,靜止停駐。青石板路上的水跡摩挲著舊日的流年,憑著回憶在夢里一絲絲地尋著舊日的暖。不再急躁地訴說,亦不再對旁人推心置腹的長談。

如有時間,不過自己看看天,想一些屬于自己的事,所有的辛苦難疾都一一沉淀,和著心血,磨成一方朱砂,細細的磨洗成一段帶血的故事。

他挽袖揮毫,蘸墨寫意,明燈白壁,青衫獨影。他白衣飄飄,一柄長劍舞在手中,矯若游龍揮一道寒光劃著青空。涼風颯颯,呼喝聲聲,道不盡瀟灑與風流。

明眸輕示,對月獨傷,這段老生常談的故事又復談起,我只尋到你落于花間蝶影的身姿,我只尋到你落于章詞平仄間的足印,我只尋到你落于繁服縟裳的痕跡。

是誰,與你共一蓑煙草?梅子黃時雨落之時又有誰與你共那一片碧水清傘?朱砂半點,胭脂輕抿,黛眉暗畫,流年時光此去依依,嘆此芳華念此切切,就此老去,亙古未疑,青燈黃卷。

半袖緇衣隱去了沉靜的歲月,持一盞情殤獨自枯坐,一個人彈琴,半目離恨哀愁譴放不開。

莫道飛雨戀人間,醉里江南看流煙。江南,宛若一幅定格的水墨。畫中魂。纖指輕點,便有依依楊柳,灼灼桃花。煙雨處,一簾酒旗招展,一朵梨白點綴,一座古橋寫意。

潑墨江山,隱約現暮雨寒山寺,夜半晚鐘聲。疏疏淡淡,勾鏤出朦朧的線條,整整斜斜串成印象江南,你是否也在尋找那如詩如畫的,江南?

江南,是六朝文人吟就的風月,是歷史沉淀的意象。年代久了,形成虛無的山水。于是,以云為紙,用墨為筆,只用黑白二色,染就丹青一卷。丹青,寫意。穿上婉約的衣裳,以流動的姿勢呈現曲線美。

年少的風華,在白馬的駿馳中悄然消瘦。君不聞,銀河的明月碎成了琉璃。卿不見,庭院的梅花落成了葉蝶。

臨風,衣袂翩翩,低了眉眼,輕撫時光的流蘇,如水柔媚。恍惚,觸到君漾于眸間的清韻,熏染了一案細碎的華彩。

泠泠幽香,淺淺心念,執筆,一紙素箋,潑墨成畫。盈盈闌珊處,隔山遙水間,如鮮衣怒馬,放肆瀟灑,聽得一聲揚鞭,惹起塵埃無數。依舊風流無瑕,白衣風華。

燃一豆殘燈,煮一壺青梅。年少的思慕只換了而今的古剎蒲團。紅塵的翻弄,歲月的流轉,將有關你的旖旎綺念全數葬在念珠的溫潤。流年,便這樣一滴滴走失在暮鼓晨鐘里。

翻開潔白的宣紙。輕吟某年某月的黛瓦雨巷,賣起明朝的杏花。衣衫如雪,袖留暗香。抑或是畫一葉絹傘,遮住了丁香容顏,卻掩不住紫色的幽怨。讀你,我只用最淺白的語言。

人之一生,不過是行走時光。一百個三百六十五天徒步旅行,終其結果,還是覓多果少。回首察看,腳印深一個,淺一個。連綿不絕,彎曲成八卦圖案。生命之初,是極陰之時,生命之末,是極陽之刻。陰陽兩點,交融匯合。原來不舍的追溯,是上天擬定的一場輪回。

如此。于你一生,所見所聞,終將成為假相。于我一生,所作所為,終將成為虛無。

推開記憶門扉。茵湖泛著八尺輕舟,低蓬三扇,載著一尊雕花,悠悠蕩開水紋。醇厚的酒香,輕易淡了紅塵煙月。倚欄而望,青山綠水皆為伴,心就如蓮禪定。于是,純樸的人兒低吟淺唱:船載著酒,酒載著船,便是那風雅的江南。

酒香,仿佛是一條無形的紐帶。一頭系著他鄉游子,一頭牽著江南巷子。流水千年,家國萬里,只須一壇老酒,就可把故鄉尋覓。

從古道走出的背影,散發著濃重的依戀。于是,古書上留下了一句:船載著酒,酒載著船,便是那世代的風流。曾經那樣的點點滴滴,如今,已無法再去細說從頭,人生終歸是一場盛席。

當杯冷酒殘曲終人散時,你我仍要揮手作別。無論誰先離開,都將帶走一朵云彩,一片晚霞。我將用時間來銘記這段逸墨流香的歲月,而你,是歲月譜章里的一曲清簫。

誰看,青絲雪,紅蓮節,燈搖曳。銀河遠,金鼓歇,西風烈,弦歌絕。

莫道,三生約,看朱成碧容易別。來自來,竭自竭,何人掌,緣生滅。

我以一瓣詩香,留你絕世風華。

致——流煙飛雨


[192kbps]朱蕾 - 春之祭.mp3 (6.6 MB, 624 次) 失效反饋
本站下載音樂僅供試聽交流,未經原作者授權禁止用于任何商業用途!


曲目名為《春之祭》,出自朱蕾專輯《巴黎天空》

音樂及文章原推薦者為聽蛙純音樂網 上官羽墨

清霄憑欄語凝噎,音灑陋屋思翩躚。

—— 清音陋屋

清音陋屋
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
眾說紛紜Comments
大眼 可愛 大笑 壞笑 害羞 發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暈 流汗 困 靦腆 驚訝 憨笑 色 得意 骷髏 囧 睡覺 眨眼 親親 疑問 閉嘴 難過 淡定 抗議 鄙視 豬頭
小提示:直接粘貼圖片到輸入框試試
努力發送中...
評論加載中……
  1. d380c0bac4
    1 樓 與世長辭

    水墨江南,如詩如畫…

    2015年07月14日 02:31:36 回復 取消回復
  2. 70e5a316f6
    2 樓 奇女子

    好文

    2015年12月30日 08:42:40 回復 取消回復
  • 推薦文章
  • 最多評論
  • 最熱文章
  • 最新評論
footer logo
本站提供音樂僅供試聽交流,請勿用于任何商業用途!如果本站發布信息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留言指出,本站將及時刪除相關信息。
Copyright ? 52QingYin.CN   Theme by QQOQ   蜀ICP備11021737號-1
云南十一选五爱彩乐走势图